50abb.com 本站最新域名,请及时收藏!

当前位置:首页 » 小说版块 » 都市情感 » 杨小青自白19巴里浪潮--“诱奸、强奸、淫虐”上中下

杨小青自白19巴里浪潮--“诱奸、强奸、淫虐”上中下

杨小青自白(19)巴里浪潮--“诱奸、强奸、淫虐”(上)
��我在巴里岛住的“睡莲花塘”,虽然只是一家总共不过八、九间茅屋別墅的小客栈,但设备与服务皆爲水准以上、相当不错。而且地点就在热鬧的雾布村里、出入十分方便,不论暂住或久呆都很理想。
��他们每天爲住客提供的早餐,开在面向一片稻田、几个茅顶凉亭组成的花园餐厅里;当然也应要求送到房间。不过大多客人,包括我在内,都喜欢到这颇有情趣的花园用餐,可以边吃、边享受乡村美景蕴育生机的甯静;还能同时欣赏由隔邻一家传统音乐学校,传来老师与学生弹奏悦耳的 里民族音乐。
��而夜宿茅屋的客人,陆续来用餐,彼此交换笑容、友善地招唿、相互结识;使我们更觉温馨。盡管早餐食物花色不多、口味也极普通,但吃得却很愉快。
��就是这种状况下,我与邻屋的两位日本女客认识,并在同张餐桌聊了好一阵、彼此交换旅游经历。知道她们来自大坂,抵巴里岛已有十天,今晚正好要退房离开,转往柬埔寨游着名的安哥窟[吴哥庙]和其他古迹。两个女子都很年轻,只比我女儿大上三、四岁;言谈举止满天真的,但穿着、打扮却已像经验丰富的女人;对比得有点怪异,可是又说不上怪在什麽地方?
��大概和几天下来,知道她们俩分享同一个当地男子、在邻屋夜夜春宵有关;及我年纪大得足可作她们母亲、阿姨,而有感自己与新世代少女究竟相去甚远,几乎是两种世界里的人一样了!加上交谈时,因爲她们英语不灵光,得靠纸、笔写出汉文,才能相互沟通;以致不时当我只懂了一半意思,就听见她俩之间日语喋喋不休、和咯咯的笑声,而觉得更有些隔阂吧?!
��不过,又想到∶盡管我们三个女的差別这麽大,但在同个岛上,居然仍作出了相同的事--跟当地男妓上床,寻欢作乐、体验人间美味!可见人的本性,或更澈底的说∶女性的本能,应该还是放诸四海皆准的哩!
��可我怎也沒料到,自己竟错怪了智子、由佳两个日本女孩。还误将那位陪伴她们、扎马尾的本地男人错当成“寻芳之旅”书上说的巴里岛男妓!
��更荒谬的是,这天下午,我意外在雾布的猴子森林公园,又遇见他们三个人;一同游览森林、喂猴子吃香蕉,并顺理成章、与扎马尾的男子结识时,才知道他根本不是妓男,而是我所住“睡莲花塘”的小开、客栈老板的儿子!
��可想而知,我心里有多窘、有多惭愧!┅┅
��但更夸张、更过份的事,还在后头┅┅
�����xxxxx����xxxxxxx����xxxxx
��山姆、山本、牙马莫托、萨布、都是这个马尾男子的名字。英文名∶山姆,够普通的,叫起来很顺口;山本,日语牙马莫托,是东洋女孩叫的;而萨布,或 里发音正确一点的∶杀姆,是他的本名。中文写出来并不雅,而且好像很歹命,不提也罢。
��倒是下午在“猴子森林”公园,我们四人互道姓名时,爲他一个人就有那麽多叫法,不知谁跟他作什麽事的时候该叫啥?笑成一堆,直不起腰。尤其智子、由佳两人,咯咯痴笑不停、连带绷着紧身长裤、圆突的臀部也震得蹦蹦跳跳;而看来性格爽朗的山姆,竟当我的面,十分大胆地同时出手、各捏了她们一人一把屁股,还用日语不知说些什麽,引得她俩对我一瞄、更大声狂笑。害我莫名其妙、居然脸红起来!
��问山姆他们讲什麽?他却很奇怪、很暧昧地微笑摇了摇头,说沒什麽。让我産生被欺负的感觉,就板着脸、迳顾儿朝前走,去喂猴子。可是我,明知山姆在后面瞧得见,不知怎的,竟把步子走得一扭、一扭,像爲他表演般、款款摇动起自己的臀了。
��手里拿香蕉喂猴子的时候,掌心趐麻趐麻的;脑中盡想着些不可告人之事。
��山姆丢下智子、由佳,赶上前来;对我道歉般解释∶两个日本女孩的爸爸,跟他父亲认识,才放心将女儿送到巴里岛渡假、住他家开的旅馆。孩子们不懂事,乱讲些话,说∶她们今晚就要走了,所以顺便将他“移交”给我┅┅
��听了觉得真是荒天下之大稽;那有随便、顺便移交男人的事嘛!?两个东洋小女子,沒大沒小,难怪要挨骂,被捏屁股,也是活该!!
��连森林里活泼逗人成群的猴儿,都懂得长幼有序、遵守动物规矩,不敢随便乱来;何况咱们身爲万物之灵的人呢?┅┅于是我也摇摇头,说∶
��「就是嘛!这年头,年轻人愈来愈不像话┅┅」才说出口,又立刻住了嘴。
��因爲山姆就是个年轻人呀!而且身体壮壮的,挺有朝气,只可惜,大概营养太好、脸长得胖了些;看来才廾岁出头,几乎就有横肉。不然,要是真「移交」给我,说不定自己还会高高兴兴接受他哩!┅┅
��“哎哟∼,杨小青啊!究竟怎麽了?色迷心窍到如此地步,连其他女人用过、长得又不那麽顺眼的男人,也来者不拒、考虑接收、跟他上床啦!?┅┅”
��「是啊!┅现在日本青春文化盛行,少年的行爲和过去有很大改变。」
��「哦∼?你好像┅对日本很了解?┅」我抑下心中邪念、好奇地问。
��山姆点头说∶因爲老爸送他到东瀛留学,刚念完回来,所以知道些情况。
��「念的是┅什麽呢?」
��「音乐、戏曲,民族舞蹈、与民俗剧。」「喔∼!好棒喔!」我十分感叹。
��刹那间,对他浮起一丝敬意。同时想∶这位旅馆小开的爸爸,虽是个生意人,但能够让自己的孩子追求艺术,不像一般老中,总要强迫小孩读医、学法律、念科学。┅┅嗯,这做老爸的,倒也相当不平凡哩!┅┅
��又朝山姆瞧了瞧,找寻他父亲的影子┅┅
��「可你父亲呢?┅对你搞艺术,他完全不反对?」想多知道些他爸爸。
����山姆摇头、笑哼一声道∶「我老爸除了心放在旅馆之外,就是玩木雕;不但收集,自己也刻。他美国留学完,带回好多美州原住民的雕刻,现在专搞巴里岛民族艺品┅┅可以说也是玩艺术的,当然不敢反对我罗!┅┅」
��“哦,留美的啊!”心里奇妙了起来,接着问∶「所以你是基于兴趣?┅」
��「嗯!因爲有兴趣嘛!凡是有兴趣的,我就要。」讲得好干脆。
��“包括智子、由佳?而且也┅包括我∼?”心中问着,感觉自己真无耻!
����两个东洋女子走了上来,拉着他、叽叽嘎嘎讲日语时;山姆还朝我眨眨眼、耸耸肩,好像表示对我有兴趣,却不方便说似的。
��我咽下沒讲出口的话,中断了与山姆的交谈;脑子里,竟荒唐地认爲∶也许他真的会愿意被「移交」给我呢?!┅┅
��“天哪!愈来愈过份、愈不要脸了咧!┅┅”
��走出森林公园、在停车场前,他们三人问我∶要不要一道采买东西?我摇头说不用,想散散步、然后悠閑地回客栈休息。两女上了丰田四轮驱动的登山车,山姆就在车旁对我暗示∶晚上他到机场送她们离开后,还会回旅馆┅┅
��我无置可否地点点头,说∶「哦┅┅」心里觉得怪怪的。
�����xxxxx����xxxxxxx����xxxxx
��从森林公园步回客栈,路程并不远;我在街上随便逛逛。黄昏前,走进一家洋人聚集的酒巴餐厅,提早打理晚餐。用餐前酌酒时,我婉拒了一位主动搭讪、长相不错的欧州男仕;并爲自己仍具吸引力而感觉一丝得意与自傲。
��拒绝了欧州男人,却禁不住连想到山姆的爸爸。这位十分雅致的客栈老板、曾经留美的雕刻家;他,又是个什麽样的男人呢?┅┅怎麽两天来,在旅馆从未见过呢?┅┅
��“嗯,吃过饭回旅馆,得绕到柜台、或办公室那儿瞧瞧。”
��一边吃,一边想∶观察到许多巴里岛的游客,爲轻松消遥,大多不注意穿着打扮;尤其老美,甚至十分邋遢,很沒有品味。幸亏我周游过世界,知道应如何穿着得体,打扮得有风度、风韵;才是持续吸引男人的主要原因吧?!
��不提「女爲悦己者容」的古板教训,光光爲遮丑扬善、突出美感,女人就该多注意自己的容貌与穿着;再说,「美丽的外表」本身,除了赏心悦目,也是让男人更进一步发现她「内在美」必要的条件呀!┅┅所以等一下,我得┅┅
�� 慢步、踱回旅馆,经过一家看似专爲洋人观光客开的精品时装店,便挑选了一件名牌的、缀小银星亮片的黑纱质料、却不像晚礼服那麽正式的无袖、缩腰裙衫;及一双很搭配的缕空半高跟皮鞋。┅┅
��我想像自己半倚朝稻田展开的露台栏杆,和男人啜酒、聊天时,后背衬托着黄昏已逝、仍然发光的蔚蓝天空;初夜的星辰点点,映在我佩戴的钻石首饰上,随着唿吸、谈笑轻轻震荡,闪砾在他眼前。相信必能吸引他目光、迷乱他的情意,甚至掳获他的心吧!?
��回住宿的茅屋前,我特意绕到旅馆柜台,找个藉口、询问客栈老板在不在?店小二一见是我,格外殷勤送上笑脸、几近谄媚地说∶
��「老板出去一会儿,不过有交待∶夫人如果回来得早,请到餐厅晚餐┅┅」
��「已经吃过了。┅我问的老板┅不是山姆,是┅┅」
��打断他,想探询那做爸爸、“真正的”老板在不在?却开不了口直接问。
��店小二这才「喔∼!」一声、会了意说∶「你问┅大老板啊!」
��然后摇摇头、解释道∶大老板目前大部分时间都花在雾布村北半小时车程、山涧和丘陵中另一家“睡莲花塘”的联锁客栈。而也是由他建造、拥有的新客栈,不但比村里这家更大、设备更好,还因所在环境更优美,已成了最高档的豪华度假旅馆。所以入夏以来,爲照顾新店,他差不多每天、每晚都呆在那儿;偶尔才到这边挂一下。村里这家,就几乎完全交给儿子山姆管理了。┅┅
��「哦!┅那┅┅」应着时,我心想∶“原来如此!┅”稍稍有点失望。
��说巧不巧,门外传来汽车驶入,停下、熄了火的声音;走进一位穿牛仔裤、格子衬衫、个子高高的中年男人;从他的步伐、和与店小二打招唿的气派,一看就知道是“真正的”老板。
��店小二迅速把台上打开的登记簿调转方向、给老板瞧,同时端起谨慎、略带畏惧的笑容道∶「这位是┅住八号房间的┅张太太┅」然后,改用 里当地语言不知说些什麽。
��才讲了半句,老板就打断他;反身朝我和蔼、客气一笑,表示欢迎,更引我走到面临花园的大厅沙发坐下,自我介绍说他名叫“伟阳”、很高兴见到我,并问我在“睡莲花塘”住得还舒服、还暇意吗?┅┅从他一边以流利的英语讲话、一边注视我的神情,发现他好有风度、也好有劲儿,更直觉到一种魅力。顿时对这位留美雕刻家、兼客栈老板産生说不出的好感┅┅
��伟阳对店小二打个手势,店小二就按铃朝柜台侧厨房那边吩咐;一分锺不到,服务员爲我们端来冷饮及点心。我以爲真凑巧、可以和刚认识的伟阳聊聊天,精神也自动提了起、想问他好多好多问题┅┅
��但从伟阳的身体语言,已经看出他虽然对我有兴趣、也想跟我聊天,可是却十分匆忙、不得不走。果如其然,他起身抱歉解释因爲有事正忙,沒法子陪我。
��笑着主动握手时,他要我盡情享受渡假的愉快;说,反正我在 里还要呆上好些天,一有空,他会再来与我聊┅┅还表示希望我有兴趣参观他的新旅馆┅┅
��我的心情如坐云霄飞车,一上、一下∶由失望转爲希望、又跌回失望之后,却再度听他邀我参观新旅馆而重新燃起希望。立刻打起笑靥、迅速点头∶
��「有啊,我很有兴趣┅┅」由沙发站起、被他有力的手握住时,心里自问∶“只是┅何时呢?┅是待会儿?┅明天吗?┅还是┅┅?”
�����xxxxx����xxxxxxx����xxxxx
��我一个人被丢在大厅,既高兴、却怅惘;无心、也沒胃口喝冷饮、吃点心了。只想有杯能令自己沈醉、麻痹的酒,喝得醺醺然,在夜风里轻曳摇晃、在蛙叫虫鸣声中迷失┅┅
��呆坐沙发里好一阵,突然感觉店小二朝我这儿瞧呀瞧、面露十分好奇的样子,却带着一丝暧昧,使我极爲不安。便提着刚买的衣服、鞋子购物袋,穿过苍茫的幽丛小径,走回我的八号茅屋。
��开门进屋前,发现露台茶�上,点着苒苒飘烟的驱虫蚊香;热水壶盛得满满,摆在一对玻璃杯旁;显然是刚摘切下来、雪白与艳红相间、天堂鸟花的茎叶,插在透明的水晶花瓶里,点缀似乎洋溢浪漫情调的空间。而两张铺着软塾、可供半躺的竹椅中,一对 泄布枕头还印了鸳鸯戏水的图案!
��反靠在阖上的门后,才想起昨晚自己从“春香艺亭”回到房里时,因爲整个思维被达央是不是男妓的问题占据;对眼前的一切,根本就沒注意,即使有,也必定完全视若无睹。
��现在才突然看见∶不但露台上已准备好两人共处的摆设,连房间里也一样∶大床被单上,铺了两组洗干净、折叠好的浴巾、洗脸巾,及一对香皂;双人枕旁,两粒荷兰巧克力糖、搁在新鲜的粉红色花瓣上;而花瓣下面┅┅
��咦?┅是什麽∼?┅我┅沒看错吧?!┅一对包装精美的保险套!!┅┅
��“啊∼!┅这怎麽回事儿呢?!┅┅难道?┅旅馆对每个住客的服务,全都想成是急着上床、作爱的吗?┅┅明明是我一个人住的房间,居然也整理成这种样子!┅┅难道在他们眼中,每个单身投宿的女房客,都是性饥渴的荡妇?┅而我的行爲表现,也显露了不甘寂寞、需要男人的蛛丝马迹不成?!┅┅
��“不,不可能、这是绝对不可能的!┅┅一定是山姆,山姆他┅交待店小二这麽做的!┅┅他在猴子森林公园的停车场暗示过我,他会来┅找我。┅┅不!不是他,他该有自知之明、晓得自己长得不怎麽样,知道我即使一个人独自寂寞、想与人聊天,也不会对他有那种意思,当然更不可能跟他上床、做那种┅他和日本小女子玩的游戏┅┅
��“对呀,只有山姆的爸爸、客栈真正的老板,伟阳。他才是我想的、要的!如果是他,他叫店小二及时准备这些东西┅┅那,我可就要高兴死了!┅┅
��“可是,这也不可能呀?!┅他那麽忙、有那麽多事要做,刚刚讲的,大概也是些客套话;我要真的等他忙完、有了空閑,才突然出现、找我聊天,岂不要干等、等到下辈子?┅┅”
��想得头都快昏了!我赶紧从衣柜里挑内衣、亵裤,跑进浴室;沖了个淋浴。
��“不管是爸爸、还是儿子,我都得把自己打扮好,才能见人,不是吗?”
��一面仔细洗涤阴部、屁股,一面想∶幸好,米兰买的丁字裤有条是黑色的!
�����xxxxx����xxxxxxx����xxxxx����我穿好、戴好,披了条黑色的披肩、走到露台上;朝夜空满布灿烂星辰下的林园望去;看见除了一盏巴里岛不知名的小神像挖空、点亮的路灯外,整个花园已经十分暗黯。┅┅我心中焦急地等待┅等待中觉得好荒谬、又好焦急;一会儿半倚栏杆站着、瞧呀瞧,一会儿坐躺椅上、呆呆聆听愈来愈响亮的蛙叫虫鸣声。
��看看腕表,己过了九点。感觉嘴巴好干,正要打开水壶、倒些水喝┅┅
��「哈!┅呜∼∼哈!!┅」随着两声吼、突然从树后跳出个黑影!
��吓得刹时心髒都要蹦了出来┅┅
��「啊!!┅」抚胸倒退、想逃命;却尖叫不出声音!
��才看清∶跳到露台上,身躯健壮、却散着一头长发,戴着厉鬼面具的人影?鬼影?!对我挥舞着一根长长的凶器,不,拐杖!背上挂了个鼓鼓的麻布袋。
��“谁!?┅你是┅是谁!?┅山┅姆?┅”
��吓得更是喉咙僵住、发不出声,但相信他就是山姆沒错。
��「哈!┅┅呜∼∼┅喝!┅」像日本能剧中的索命鬼,山姆在面具里哼哈。
������这才丢下拐杖、歪身甩落麻布袋,两腿马步、身子半蹲,摘了面具,冒出他的真面目∶胖胖的脸;而大大瞪着穷凶恶极的两眼一变,露出乐得好兴奋、几乎大笑似的目光。然后,站直身子、将头发向后抓成马尾,缓缓地一步、一歪,把头前倾过来、差点就贴上我的脸,说∶
��「是我,不要怕!山本幕府大将军,看小美人来了!┅哈、哈、哈哈哈!」
��把我给惹恼了!嘟起嘴,嗔了声∶「不爱你吓人家啦!┅」然后不理睬他。
��山姆继续前仰后合、大笑好一阵,看我像真的生气,才停下来、向我道歉。毫不忌讳拉住我的手腕、亲了下,说他以爲我会很欣赏他的表演;说我应该予以掌声鼓励鼓励。然后,迳个儿哼出大概是日本电视上颁奖典礼的配乐,同时手舞足蹈、跳起快乐的秧歌;敲打想像中的锣鼓,吹奏笙管、号角┅┅
��「鼓你个头咧!┅」再度嗔他时,心跳才渐渐复原。
��觉得他真够孩子气。可也满会表现的,尤其是把专长的戏曲、音乐、舞蹈,合而爲一,融入恶作剧和逗笑中,教人气也不是、爱也不是。
��摸着自己的手腕、终于展出笑靥,对他说∶「表演还算精彩,不过┅┅」
��朝麻布袋呶呶唇、问∶「里面装了些什麽?」
��「啊∼,好东西、好东西!」说着故作神秘,伸进去掏┅┅取出一瓶酒。
��「喔,好极了!」我拍手时,身子几乎都跳起来,问∶「就在这儿喝吗?」
����「可∼以,不过得先热热┅┅不,还是进屋里吧!」
��山姆拿来的是日本米酒,沒待我答应,就推门进了屋、将酒瓶搁在浴室热水龙头底下温它。同时对走进房间的我笑、唱出像巴里岛的饮酒歌∶
��「喝好酒∼,作乐、作乐!!┅乐了喝、喝了乐!┅┅对了、对了,去把那麻布袋拿进来!┅金柏莉、金柏莉呀,去拿┅去拿┅麻布袋、麻布袋∼呀!!」
��好好笑、好好玩喔!我依言到露台拎起不轻的袋子、拾了拐杖进来,放地上。心中犹豫∶“那,现在该关门了?┅还是不关呢??┅┅”
��听山姆一面热酒、一面唱歌的声音高昂、宏亮,怕他吵到邻屋宿客,便转身把门给关了,但沒上锁。心里想∶不过跟年轻的孩子喝喝酒、聊聊天嘛!又不是要作什麽见不得人的事┅┅
��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什麽心态,只记得∶虽然山姆相貌长得不怎麽样[脸上还有些横肉],但他性格爽朗,确实满讨人喜欢。所以我相信,当时自己是有心的,至少有心欺骗自己;认爲既然已经被他的爸爸吸引,就不会再跟儿子发生什麽不应该的事了!┅┅
��结果,山姆刚送走日本小女子的当天晚上,就在这间八号茅屋里,继续欢天喜地、享受了“接手”的女人∶以幕府大将军玩小美人儿的方式,用瓶米酒将我灌得半醉、搞上床,还┅┅
��讲起来,真是够羞人的┅┅��
�����xxxxx����xxxxxxx����xxxxx
��一开始,山姆提着热好的米酒瓶、大摇大摆上了床,盘膝而坐、举头吟唱∶「啊∼∼,今朝有酒、今朝醉呀!┅嗨唷嗨、嗨唷嗨!┅┅金柏莉呀、金柏莉,拿杯来∼,拿杯来!┅┅喔∼唷、喔∼唷!!」
��我快步跑到床旁,端起两只小酒杯、让他倒满,也跟着吟唱节拍晃动身躯、与他一饮而盡;觉得很爽,问他那调子跟旋律都是自己乱编的?还是巴里岛特有的民俗歌曲?像春耕、农忙、或丰收祭典时唱的?┅┅
��「喔唷唷、喔唷唷,你∼好会喝,好、会、喝唷∼!啪、啪、啪,哒、哒、哒∼!┅┅再来一杯┅和你干∼乎,和你干!!」山姆沒理睬我的问题。
��只顾左歪右舞、摇头晃脑,又一口豪迈地干了;我跟着照做,只觉咙发烫、眼里却感到明亮起来。发现他长相并不那麽难看嘛!就对他高兴地露出笑靥、像被引得也会唱歌了∶「哎∼哟哟、哎∼哟哟!┅干、两、杯∼!干、两、杯!」
��「哈、哈、哈!┅┅哈、哈、哈∼!┅喝好酒哇∼作乐、作乐!乐了喝呀、喝了乐!!┅呜∼∼哇!┅呜∼∼哇!!┅」两人齐喝、齐唱、齐喝起来┅┅
��终于明白了,明白爲什麽狂欢作乐会吵到別人?┅因爲,太爽了嘛!
��我爱好音乐,却一辈子未曾唱过歌,今晚终于体会出抒发内心节拍的快乐、和身体荡漾的畅然;一唱、一笑、扭身、甩发、摇曳款摆。彷佛整个世界都跟着旋转舞动;渐渐变得诱人、也变得渐渐性感起来了┅┅
��山姆跳下床,从麻布袋里拾起一只小巧而先进、如数据音乐碟的机器,扭响播出类似巴里岛甘美兰、也像日本传统乐的敲打节奏;坐回床上、说是他录制的作品。可惜半醉之下,我对音乐的兴趣和注意力无法集中,只听见板琴唢呐叮叮当当、抑扬起伏的旋律,与阵阵的锣鼓声轮替、交错;一会儿高昂激烈、一会儿低沈迥荡┅┅
��不知何时,我已踢掉鞋子上了床、面对山姆盘膝而坐;黑纱裙下,裹在裤袜里的脚跟贴着自己大腿、靠近屁股的肉;因爲被坐姿压住,身子一摇、一摆时,清楚感觉得出热烘烘的┅┅
��「嗯∼∼嗯!┅作乐好∼,好作乐喔!」热烘烘的米酒、又一口下肚┅┅
��「哼、哈!┅哼、哈!幕府将军爱小美人呀∼,小美人儿!」山姆唱道。
��「嗯∼∼嗯!小女子也┅爱将军∼呀,爱将军!」我这小女子也应声轮唱。
��「爱呀、爱!┅爱呀、爱∼!!」两人同唱,心花怒放。
��以爲自己薰薰然的风韵很好玩、很有吸引力?┅才不呢,是醺醺然的痴醉,在饮酒、歌唱的欢乐中,如戏的幻象占领了自己的神智,随着音乐的旋律、节奏,身体不自觉打开了闸门,让性欲像小蛇般、一条条爬出洞外┅┅
�����xxxxx����xxxxxxx����xxxxx
��沒料到[其实,早已料到了],山姆刹时间朝前一倾、往我身上俯了下来!薰然的酒气、热息,直扑脸鼻、嘴角、和颈项;不待我惊讶反应,就压住、吻住了我。像什麽┅一树犁花?┅不,梨花∼,压海棠!┅┅
��“嗯∼∼,不要、不要!┅还不要啦!┅┅”心中立即呐喊、摇头挣扎。��
��杯儿跌落、米酒倒洒在床上,闻了更醉;呓出喃喃的「不要,┅不要啦!」
��可山姆非但不听,还蛮横地更用力堵回我嘴上、狠狠压磨,挺出舌头、抵进唇间,不管我怎麽闭紧了嘴、绷僵住颈子,他都毫不放松。最后终于被挠开双唇、舌头伸入我口里,立刻一插、一抽,抽抽插插、像性交一样戳个不停!
��「唔!┅┅唔∼∼!!┅」我再度甩动头、挣扎∶“不要、人家不要嘛!”
��我两手缩在胸前往上推,但被他雄厚的胸膛压住,怎麽也推不动;用力用得只能从鼻子喘气、喉咙里唿噜唿噜迸出时高时低的尖细哼声。“不、不∼∼!”
��压住我身子,山姆就像一只渐渐疯狂的野兽、挺呀挺的,低吼出声。他一定知道我之所以抵抗,乃是因爲无法接受那麽快、那麽鲁莽的行爲;也一定清楚,每个女人都需要充分调情的前戏,才能进入状况、迎接男性啊!
��可是山姆全然不理会这些,舌头才从口里一抽,沒等我喊出“不”字,就把我的双手捉住、使两腕交叠,拉到头顶、压在枕上;同时说∶
��「少骗人了,你明明要的!┅」
��「不、不!我┅不、人家┅不要嘛!」急得都快哭了。想更明确点告诉他∶“人家不爱这种┅霸王硬上弓嘛,就是要,也要慢慢┅比较有气氛的玩法嘛!”
��但喝了酒、喉咙又苦又干,怎麽也讲不出我的解释;只顾甩头、表示不接受他权威式认定我明明想要、却骗人的说法。而自己摇散的乱发,洒到被扯至头顶的手臂内侧,搔痒不堪;挣扎之下,更感觉双腕被钳挟、动弹不得的无助!
��「少噜嗦!本幕府大将军┅今晚要你,要定了!┅哼∼哈!」他还在表演。
��「┅小女子,不∼!我不能、我┅绝对不能啊!我┅」焦急地哀求。
��含泪的两眼才一睁开,就瞧见山姆也是散乱长发下、极近矩离的满脸横肉!赶忙紧紧闭住,不敢、也不愿再让那张令我作呕的面孔进入眼帘。才別过头,却又被湿热、充满酒气的厚唇和舌头强吻、吮舔在脸颊上;听见他得意的笑声∶
��「那有小女子┅不爱山本┅牙马莫托、大将军呢?┅」舔进我耳朵里了。
��真不敢相信∶“天哪,他┅竟变成日本将军了!┅”勐缩颈子,苦苦呓道∶「人家┅不爱嘛!┅人家又不是日本┅小女子!┅是別地方的┅人嘛!┅」
��「哈哈、哈、哈哈!┅那就更要┅征服你了!」笑声几乎震聋我的耳朵。
��山姆压住我好重好重的身体微微侧向一旁、只手迅速撩起我黑纱薄裙的裙摆,往上掀翻!像掠土劫城的战胜者,准备大举侵犯手无寸铁的女人;像恶魔般的强奸者,将要在掳获的女俘身上发泄兽欲、享受女体┅┅
��而我,则是数百年来,千千万万被日本军阀、狗子所强奸、沾污的妇女化身;被凌辱得欲哭无泪,摧残、蹂躏得痛不欲生。除了沒有像她们那样惨遭屠杀、丧失性命;却同样身陷梦魇、走头无路,虽然不甘愿贞操被夺取、仍免不了廉耻被践 的悲哀![┅对不起!我那有资格谈贞操、廉耻、作这种比喻呢?┅]��
��因爲我料想不到、在巴里岛被山姆「强奸」的真正原因,根本不是日本人的侵略罪行嘛!┅┅明明是自己贪婪无厌的肉欲之魔不受控制,假冒成渴望爱情的小可怜,才教我煳里煳涂的引狼入室、活遭强奸呀!
��尤其最难以啓口的,并非历经奸污之耻、心灵所受的伤害,而是自己不争气的身子,在充满羞辱的过程中,尝盡的另类强烈感官刺激;不仅是我有生以来,从未真实体会过,更是以后一辈子都永远难忘的┅┅
��唉!如果真要细细道出,我就非得将最后一丝廉耻,也放在一边了。
杨小青自白(19)巴里浪潮--“诱奸、强奸、淫虐”(中)
��在茅屋里与客栈小开山姆对饮、唱歌、作乐、狂欢,变成受到鲁莽的强吻、非礼,和继之的强奸及凌虐对待,是我一辈子难以磨灭的奇耻大辱;可以说看似料想不及的意外事件,其实根本是我自寻的遭遇!
��只因爲当时自己被米酒灌得半醉,在奇妙的 里与日本音乐声中迷失,觉得好像满有气氛;头脑渐渐浑沌,身体却变得愈加性感、敏感,甚至主动和着节拍乱唱、随歌放浪起舞┅┅
��直到山姆突然压住我强吻,蛮横地撩起裙衫,使我被挟持钳制、动弹不得,挣扎乏力、几乎遭他任意处置的当儿,才发觉自己根本无法接受他长着满脸横肉的丑陋模样、和企图“霸王硬上弓”的猴急!
��可惜爲时已晚了!山姆丝毫不顾我的抗拒,以强暴方式,将我双腕交叉扣住、压到枕上;另一只手探入黑纱裙下,伸至腰肚、胡乱剥扯裤袜的松紧腰身、想一把就拉下来。
��我拼命缩腿、扭腰,挣扎的抵抗,非但不能阻止侵袭,反而令他更爲兴奋;一边粗鲁地扯我裤腰、一边笑喘得厚唇微垮、滴出口水道∶
��「┅八格牙鹿、妈的!居然还想抵抗?┅嘿嘿!┅这,反倒更好玩了!┅」
��然后凶巴巴的、嘴里吐出一连串叽哩咕噜不知那儿的话,夹着显然的日语;而大概因爲我的挣扎,暂时扯不掉裤袜,便改用厚厚的手掌在我小肚子上又揉、又磨,阵阵按压┅┅
��“天哪!他┅竟讲起日文了!┅哎哟┅啊∼!┅┅天∼哪!肚子被揉得┅酸死了!┅呜∼┅呜啊!┅酸得都┅快受不了了!┅┅”
��爲了躲避他的吻,我左右、左右地別开头,可每次一撇向压我双腕的手臂、嘴巴就几乎贴到他长毛稀落的皮肤,只好急忙闭上眼睛、嘴巴,屏住唿吸;当他胡乱舔我耳朵、口水沾湿钻石耳环,甚至舌尖还插进我的耳洞、勾勾戳戳时,也只能更紧缩下巴、脖子;心中继续喊“不∼!”了!
��沒想到一波未完、另一波又起,山姆竟朝我手臂扯直而暴露的腋下舔过去,不但把小撮腋毛舔成湿答答的,舌尖更往我腋窝里钻呀钻、绕呀绕,害我搔痒得要命死了般,两条手臂直抖、双肘夹不住地勐夹,而衔接胸部的肌肉也直颤!
��“天哪、你┅简直整死我、整死人家了!”可又呐喊不出声,只好委屈地∶「唔∼∼!┅」、「哦呜∼∼!┅」、「姆∼∼嗯!┅┅」不停呜咽;在他身子底下一面强忍胳膊窝被舔弄的刺激,一面连连勐扭肩膀、闪抖胸膊┅┅
��“怎麽会这样?┅明明是只跟他聊天的,爲什麽┅竟变成这样嘛?┅不要!我不爱、真的不爱这种┅┅这种被人强暴的方式嘛!┅┅
��“可是他┅他要命的舌头,怎那麽会┅舔哪!?┅舔得我衣服底下┅连奶头都要┅硬起来了!┅┅
��“不、不!我怎麽能反应?┅怎能有┅性欲反应哪?!┅┅不、绝对不可以,我绝不能明知心里不要,身体却反而┅表现出性欲呀!┅不、不∼!!┅”
��我被压制、紧张的上半身不断挣扎,忘了下身的肚子仍然被山姆一只手连续按揉得阵阵酸麻、发胀;当我想到要抑止、不让性欲産生,才发现又晚了一步∶小腹、子宫、及阴户里里外外,如洪水、激流般的性欲早已泛漤成灾、像燎原的烈火般熊熊燃烧了!
��“啊∼!┅天哪!┅我爲什麽、爲什麽如此不争气?!┅被其貌不扬、丑得令我作呕的男人随便一巾,就这样┅不知羞耻、不能克制的淫荡起来?┅难道我真是那麽烂、那麽┅下贱的女人吗?┅┅不!我一定要抵抗、克制,不让他知道,更不能任他得逞┅┅啊!┅啊∼∼!天哪,酸死了;简直┅酸死我了!┅┅”����我心中直喊,头直摇;可是肚子被山姆的手压住,又揉又按、搓得好用力,我想往上挺、甩掉他的手,根本挺不动;唯有勐烈扭起屁股、在床上团团旋转、磨辗不停;而爲了强行忍住、不叫出口,也只好抽紧喉咙,断断续续呜咽,任由禁不住涌上的泪水夺眶迸出、磙下脸颊┅┅
��「哭个什麽劲儿!┅不怕我┅刷你耳光啊?!」山姆大声吼着、目露凶光。
��我咬紧嘴唇、含泪点头回应。其实,真是怕死了。
��虽然理智告诉我∶山姆身爲客栈小开,在他自己地盘上应该不会真的伤我。
��但终究两人才刚刚认识,我又完全不了解他脾气,心里当然恐惧万分。加上自己这辈子从来也沒让人凶过、或威胁要打我过;以致被他一吼、一恐吓,就吓得全身抖颤、几乎窒息,从急喘的喉中逼出尖细的声音。
��沒想到,由于害怕,引起了尿急,膀胱迅速发胀,往后面的阴道阵阵压迫、刺激肉膣里分泌出更多用来润滑的液汁;渗过嵌在两腿夹缝间的丁字裤,将裤袜的胯下部分都浸湿了!┅┅尤其,我愈是尿急、膀胱愈胀,屁股就愈忍不住扭动;而愈扭、阴道里也就愈潮湿,愈酸痒、骚痒难熬!�
��“天哪!连被人恐吓,我的性反应都会增强┅!┅真是┅变态死了!”
��刹那的觉悟令我羞耻不堪,泪珠不停磙落。
��「妈的,你还哭!?┅」山姆突然又一声惊吼、同时用力掐我交叠的两腕。
��「噢∼呜!┅痛!┅好痛!┅哎∼∼痛死了啦!┅」
��我紧缩两臂、全身直抖;被疼痛与惊吓呵止得眼泪都不再敢掉了。
��「怕痛?┅怕痛就把腿子给我打开!┅」�
��“我能吗?┅能这样对着凶暴的男人,就自动把┅腿子打开吗?如果我乖乖照作,那,自己在他眼中,还有什麽顔面?还维持得住最起码的自尊吗?!┅不、我不能,就是死┅也不能!┅啊∼噢呜!┅不∼∼!!┅求你,求求你┅┅”
��「啪!┅」的一声,手掌打在我臀侧的裤袜上,震得屁股发麻。
��「哎∼哟哇!┅求你┅┅別打┅人家嘛!┅」哭丧了脸、尖声哀求┅┅
��山姆眼睛瞪着、凶得吓死人,又举起手来┅┅「求你┅別打、別打!┅人家打开┅打开就是了嘛!┅┅」急忙乖乖地臣服∶「┅人家┅听话、听话了嘛!」
��眼眶里泪水溢着打转,看见山姆狰狞的笑都一闪一闪的,好可怕!
��我被钳挟的双腕麻痹,两条手臂关节也像要脱臼、断开似的。可是山姆粗鲁的手掌又回到我肚子上,按、压不停,简直把我小便都快挤出来了┅┅
��折磨我的山姆,他居然在笑!┅还是在等我听话地打开两腿?┅┅
��发抖地、我微微打开一直夹得死紧的双膝,可是才刚一分,就立刻想阖上;随即又好害怕被他弄痛,把大腿向两旁、只一点一点的分张;直到胯间原来因爲腿子夹住、而皱成条条摺缝的裤袜,终于在大腿分张下完全撑开、绷紧┅┅
��而可怜我,最私密、最见不得人的地方,和它最不堪的模样,也终于陈现在山姆眼前、让他看得一清二楚了!┅┅
�����xxxxx����xxxxxxx����xxxxx
��面临即将被强奸,我煳里煳涂的脑子反而「清晰」起来。但这个突如其来的转变,却非一般人说的「急中生智」,也不是什麽让自己逃脱悲惨命运的妙方。而是惊惶恐惧中,産生出一连串荒谬的想法;如同爲了保护自己所作的「自卫」式心理防御,使我能暂时脱离现实、遁入另一个世界,一个回忆过去的世界。
��原来,我此刻的遭遇,并不是第一回啊!
��我,原来已是一个被强奸过好多次的女人呀!
��前后已不下有四、五回吧?!┅而且每次都是被不同男人,搞得死去活来、高潮连连┅┅
��儿子的家庭老师、还在念大学的男孩∶坎,才第一次单独见面就强奸了我;而不知名的绑匪闯空门、将我掳到海滨旅馆过夜;又在台北四兽山的破砖屋里,被自己家的两名司机,用绳索吊捆、凌辱奸污的凄惨夜晚;和我跑到旧金山城里的隆巴底街、找台湾小留学生玩,却巾到他们的爸爸,威胁说要揭我家的丑闻而遭强迫上了床┅┅
��那些,都是我多年以来,被男人奸污的「记录」啊!┅┅
[朱莞葶注∶杨小青已昏了头,除了跟坎第一次约会、上床,他们玩「强奸式」游戏真正发生过,后面提到三个被强奸的经历,全都是她的想像、白日梦。请阅小青系列「韵事」、「情人」篇,和「自白」的第4章、12章。加上她本人在14章自白里招供的「性记录」,就证明这里爲她所作的澄清,所言非虚。]
��好啦,朱莞葶说得沒错,我承认自己是夸张了些;不过当时在巴里岛,我被山姆吓成那样子,面临真正被强奸的命运时,脑筋一阵煳涂、分不清真假,才会认爲自己过去曾经沧海、屡遭强暴的经验丰富,应该有能力接受他嘛!
��唉,这好像也满狗屁不通的┅┅
��不如言归正传,讲讲我怎麽被山姆「诱奸」?、玩弄吧!
�����xxxxx����xxxxxxx����xxxxx
��躺在床上衣衫零乱、脑子浑沌的女人,两腿大大张开、双腕交叠抓在床头顶横竿上,等待被掳获她的男人处置、征服。身经百战、玩过无数女人的幕府将军山本[太郎?],见她佩戴耀眼的首饰、身着少见的洋服裙下,紧裹下体曲缐的深灰色半透明裤袜胯间,渗出滴滴蜜液、晶莹发亮;不禁贊叹眼前的美景而性欲亢进起来┅┅
��山本知道∶凡是被虏掠夺来的女子,不论黄花闺女、还是名门少妇,只要将她破瓜、开苞,或强行奸淫,个个都会在被征服之后,像嫔妃姬妾、贵妇娇娃般甘愿接受处置,作一个专供他玩弄的战利品、性奴隶。
��原因很简单,沙场上善战的山本将军,在床榻对付女人的工夫也顶尖饶勇、所向无敌。此刻,他又将施出同样杀手梱、一步步处置这位由远方自投罗网而来、充满异国情调的小美人--金柏莉,好好享受一番肆欲奸淫之乐!
��他先用一个小小圈状的布绳,将她的双手拇指并拢、缚紧,扯直两臂、高举至头顶、手抓床头横竿的姿势;由腰后取出利刃,挑起、割裂洋装肩带,往下剥到她的腰肚,暴露出黑色蕾丝胸罩和洁白如雪的胸前肌肤。
��在她紧闭眼帘、抿住薄唇、表示无言抗议时,叫她仔细瞧着刀子在身上游走、体会利刃随时会切开嫩肉、割出血来的恐惧和异样感受;然后,切断她胸前的乳罩,使顶着一对硬奶头、几乎平坦的、小小的峰丘刹那间呈现出来!
��双手高举、无法分开,抓住床头的女人腋下,沾满亮晶晶口水的黑毛盡呈;但在将军眼中,她的两粒奶头,因冰冷的刀刃触肤而高高突立,才更诱人,差点就沖动得想扯起、割掉它见血了!但他沒那麽作;他要欣赏女人在恐惧中,惊惶无措、怕得发抖,却又抑制不住身体而兴奋、甚至失禁、失控溢出尿来的模样。
��如果要残忍见血、享足发泄淫虐欲的刺激,也只消将适逢月经期、仍处流血状态的女子搞上床,大干特干一昼一夜,就可以弄得她整个下体醮满、流遍腥红的鲜血;狼狈不堪地在同样被鲜血涂泄、沾红的床褥中蠕动、缠绵┅┅根本不必真的动刀割肉、听她痛得鬼吼神嚎┅┅
��其实男人的阳具本就是一把匕首、一件凶器的象徵。当它捅进女人因允血而湿黏、嫩滑柔软无比的阴道,抽、插、戳、捣;连连掏出浓浆蜜液,混溶在泛漤不绝的鲜血中、四处流淌时,既可以欣赏令人心悸的凄美、艳丽景色,又能充分体会肉棒深深插入月经期的女体、逞勇发威时的官能感受。那种极度刺激,一如身临沙场、疯狂杀戮,眼见武器刺进魂飞魄散的敌人身躯而鲜血迸溅;更像挥舞利刀、砍断肢体,目睹肉膛开裂、肺腑磙流的淋漓盡致,使他着魔、迷醉┅┅
��山本将军捉住女人的双踝、拉得大大分张,使她两膝向外摊开、盡呈紧裹在暗灰色裤袜下阴阜饱满的曲缐,和耻骨顶着黑色丁字裤而浮印在裤袜上的形状。对自己不费吹灰之力就掳获的战利品如此艳丽诱人,将军原本狰狞的满脸横肉也禁不住拉开、扯起了得意的淫笑┅┅
��“哈哈、哈┅哈!┅美、真美!┅┅比起日本娘们障碍重重的和服,这一眼就几可看透下着底裤的洋装,倒真是直接了当、干脆多了!”
��山本将军由麻袋里又掏出一件玩意儿∶日本的传统木雕面具。但是,不!它却不是能剧里的某个角色,而是一个红头卷发、漆成皮肤雪白、贴上满颊胡须、凹眼凸鼻的西洋男人假面!
��更夸张的,是这假面的凸鼻,活像个木偶皮诺巧因爲说谎遭惩罚而长得极似一根硬挺勃起的阳具;几近八、九寸长、还微微弯翘,一对向两旁分张的鼻翼,宛如男人肉棒盡根的两颗睾丸!
��山本一手执着假面具,在金柏莉眼前左摆、右晃给她看,一手在她大腿根部擦弄、抚摸;更进一步将指头嵌入阴户的凹缝和凸棱间,搓擦得熘滑不堪。沒有两下子,就弄得她胯下早已湿透的裤袜,渗出粒粒晶莹发亮的蜜汁液珠。
��而金柏莉不胜被摆布下受到的刺激,也连连尖声呜咽、啼唤如泣;下体不停向上迎凑、主动配合他的手指。
��抠了好一阵,山本将军才把面具的鼻头顶在金柏莉胯间,隔着裤袜,往阴户洞口部位一下一下的戳,以鼻尖旋磨、揉擦她的耻缝、和明显凸起的阴唇肉摺;将她搞得连连喊出更不堪入耳的声浪,夹着哀泣、拒绝的“不∼!不要!”
��受不了刺激,金柏莉放掉床头横竿,将拇指仍被紧缚并拢、如合掌捧着宝珠的双手移到胸前,以腕底和手臂紧紧压住自己的两乳,不断左、右旋揉、磨擦;同时愈喊愈兴奋、愈来愈不胜折磨地勐烈振腰、摆臀┅┅
��将军一见她两手离开横竿,气唿唿的说∶手不准乱放!就扔下假面、从床旁地上捡起拐杖,将杖头由她双腕下面一挑、挑到两臂再度举直,拉回头顶,再将拐杖由她手臂中间、向下插进床头板横竿和床埝之间的空隙里,使它直直站着;而金柏莉的两只手臂便像被缚在木柱上、再也挣脱不了了!
��她唯一能动的,就只有身躯、下体、和两条被挤开、朝外大大噼分的腿子!
��山本很满意自己准备的周全,笑迷迷欣赏着眼前艳丽无比的美景。
��他从金柏莉腿间的床上站起身,命令她挣开眼睛朝他望着。然后,解开腰围的纱笼,像个得意洋洋的勇夫、展现他的武器,将那只高高挺立、黝黑而鉅大的阳具握在手里,示给她看。见金柏莉眼睛才一打开、随即闭上,就不耐烦地吼出叫她行注目礼的口令,吓得她只有立刻从命、睁着含泪的两眼,十分哀凄地仰望肉茎、和它底下悬挂的一对圆如鸡蛋的睾丸。
��将军挪身移到金柏莉的胸前跨站着,低蹲身子、把阳具往下按,按到它那颗大龟头贴上她的嘴唇,然后令她张开嘴,将它含住、吮吸┅┅
��金柏莉虽轻声喊不、还微微摇头,却同时听命张开了嘴,让山本将军的阳具插入口中┅┅
��极不情愿似的蹙紧眉头,金柏莉啜含、吮吸、吞食山本的大肉棒,任它时快时慢在口里抽、插,捅进喉咙、又捣又搅,直到连连翻了白眼、胸膛痉挛般失控起伏,从喉中阵阵迸着不胜摧残而哽噎的声音;同时由唇缝、嘴角溢出的口水,流到脸颊、下巴,淌到耳边、颈项,沾湿闪闪发亮的钻石、白金耳环和项炼。
��不知过了多久,山本享受已足,抽出阳具,让金柏莉勐喘伴着泣啜的大气,才贊叹表示很满意她的表现。金柏莉抑不住流下汪汪泪水,半啓原是一双薄薄的,却因阳具不断抽插而变得迟滞、红肿的嘴唇,颤抖、摇头┅┅
��面带笑谑,山本问金柏莉要不要尝尝西洋男人的大鼻子?说他可以一面玩她底下的肉洞、一面欣赏她的口技。还捡起面具、指鼻子说它的头较尖,真正阳具的头较圆,可以由她挑选一个、插一个洞。
��讲完,山本把面具搁在金柏莉平坦的胸膊上,让大鼻子朝天挺立在她眼前;随她唿吸时的胸部起伏、连带一扬、一晃,像指挥她的目光移动。
��下床换了片磁碟、放入机中,播出彷如日本剧中战争部队胜利的鼓乐;山本「将军」才回到床上,用小刀在金柏莉下身四处游走一番;然后从她的腰际挑起裤袜松紧带、绷扯割断,像剥除零衫乱缕般、并同丁字下着撕开、拉裂、扔下床。不消一刻,就让金柏莉一丝不挂的下体赤裸呈现,仔细端详好一会儿;并不时以手探进她私处,抚摸、揉擦、抠弄┅┅
��全身只剩肚腰上卷裹成一圈裙衫与半垮落下的奶罩,金柏莉雪白的肌肤、和上身虽然娇瘦、下身仍足称丰美的躯体,在黑色纱裙、及明亮首饰的点缀衬托下,更显艳丽无比;再加上随男人两手把玩、随东洋武士震耳的鼓乐声,她不断的蠕动、扭曲,沒两下子,就把大鼻子面具振掉、磙落到床上┅┅
��而山本的阳具胀得更粗、更大了!
��也沒徵求金柏莉的意见,他就拨开她的两腿、推到瘦嶙嶙的胸前、大大噼分;然后俯到她玲珑娇柔、却无法动弹的身上,像持着宝剑、武士刀一样,将巨大的阳具刺进金柏莉紧窄而湿嫩的阴户肉穴;十分快慰地吼出叹声,继而兴奋无比、迅速抽送起来!
��听金柏莉疯狂啼唤了一阵,山本拾起大鼻子面具、插入她口中,同时抽送。
��┅┅
�����xxxxx����xxxxxxx����xxxxx
��上面这段,就是客栈的小开山姆,如何在星光灿烂的夜里,开始强暴、奸污我的经过。非常抱歉,我必须用这种方式自白,才讲得出口的理由,是因爲难以道出、说不明白当时心里的感受,也无法描述真正被强奸时,肉体的官能感觉。
��再加上,当时实在酒醉得不像话,更记不清身体被山姆插入之后,我表现的反应、和一切行爲的细节;只晓得自己从黄昏前就期盼、等待的事,终于在夜落时分成了事实。┅┅虽是以这麽难以啓口、行迳怪异的方式发生,却正因如此,我才不必爲自己可能是「变态的女人」而承受心理负担、才能充分体会所谓另类的人间美味吧!?
��所以我像个旁观的第三者,眼巴巴看着自己被山姆┅不,看着金柏莉被山本将军整蛊得魂飞魄散,被近乎淫虐变态的方式「诱奸」?「强奸」?极不甘愿地遭受沾污;更在他毫不怜香惜玉的暴行折磨下,抛弃一切廉耻、和最起码的尊严,沈溺于纯属肉体的感官刺激中,忘形、忘我┅┅真正的原因┅┅
��一方面无法道出当时的心绪和感受,另一方面也┅┅
��唉,文诌诌的讲法,已经讲不清楚了!
��反正,总之,我当时就跟大自然的雌性小动物、可怜的昆虫一样,无意识地接受残酷对待;却居然从近似痛楚中体会到肉体被怪异方式刺激时、也能享受的难言快感┅┅可又在那种快感中,觉得好丢脸、好见不得人。只有放在心里不断高唿、呐喊∶
��“天哪!┅喔,天哪!┅好舒服、好要命的┅舒服┅可是又┅羞死人了!”
��“弄吧、弄我吧!┅山姆、山本┅大将┅弄得我又羞、又舒服吧!┅”
��口中却仍然拒绝、连连唤着∶「不、不∼!┅人家┅不要嘛!┅」
��明知道不论山本将军如何处置我,只要看见我表示拒绝、一听我喊“不”,就会更要逞强、逼我接受;而且我愈是挣扎,他也愈兴奋,直到亲自强行动手,使我已遭捆缚、无法动弹的身子,任他爱怎麽玩就怎麽玩,满足征服、占有欲。
��弄到我含泪摇头,却又难禁所受的刺激快感不断呜咽、迸出异样的声浪,而身子也由不得自己本能的反应,蠕动、扭曲、摇摆、振晃┅┅他就会面露得意的淫笑,叫我睁开眼瞧、瞧他怎麽弄、怎麽玩我;故意问我爱不爱?喜不喜欢?
��我知道自己的身子爱死了、心里也好矛盾的喜欢极了,可是一定不能承认、绝不能表现出来,所以就装出[其实也不是装的,是自自然然就会的!]好可怜兮兮的样子,摇头、轻呓着∶“不、不!”;要他別这麽蛮横、这麽凶狠对待我;求他对我好一点、温柔些┅┅
��「哦∼?!┅对你温柔点,你就会无耻┅享受跟男人奸淫的乐趣啦?┅」
��他还存心用淫秽不堪的言辞侮辱我。我能怎麽回答呢?!只有把头歪向一边,嘴巴贴在自己伸直的手臂上、唔住,发出娇哼的否认!其实,心里却喊着∶
��“是嘛!┅就是嘛!┅只要将军┅喜欢我一点,就会┅好无耻┅享受了嘛!喔∼!将军爱我、爱我嘛!┅┅只要爱我┅随便你怎麽奸淫┅我都甘愿!┅”
��真的,像这种话、真真实实在在心里的唿唤,我,是怎麽也喊不出口的呀!而它所表达的,大概也正是我心底最深沈、最凄凉的悲哀吧!?
��就像当他蹲在我上方,把好大好大的鸡巴搁我脸上,要我含、舔,深深插进口里,要我吞食、吮吸的时候,心里真是爱死了;因爲我要的,也不过是他对我表示一点点喜欢、一丝爱意啊!┅┅只要他稍稍显示出来,想要我如何拼命舔、激情吸鸡巴,即使双手被并缚在直立的拐杖上,我都会好甘愿、好甘愿的啊!
��唉!可惜山姆他沒有。他太年轻、太不懂女人的心了。
��尤其,当他阳具已捅进我的身体、在阴道里迅速抽送的当儿,却拿着假面具的大鼻子往我唿喘急促、不得不张开的口中插个不停;一面还问我是不是好喜欢西洋男人的大 ?┅┅要我摇头、或点头回答。
��而我,正想要感觉身子被山姆又烫又大的肉棒塞满,希望能体会他疯狂抽送的激情,却无法专注;只得勉全力承受面具的鼻子在嘴里进出、阵阵插入喉咙,同时脑中竟连想到洋人真正的阳具比它更大、更粗,龟头更圆的不同。
��听见吼声令我睁开闭住的眼睛,看见近矩离的假面具乱晃、乱振,又见旁边山姆淫笑时满脸的横肉;我完全丧失了激情爱意的动机,心中不禁涌上极度绝望,终于忍不住泪水潺潺流下。
��“爲什麽┅你不能爱我?┅暂时爱我┅一刻?┅爲什麽┅不懂我的心!?”
��“还那麽┅残酷、那麽┅不仁道的┅对我!?┅┅”
��我当然沒想到,山姆、山本将军接下去还对我作的,更残酷、不仁道的事!
杨小青自白(19)巴里浪潮--“诱奸、强奸、淫虐”(下)
 
��日本幕府大将军山本太郎凭什麽要爱上金柏莉?┅又爲什麽要懂她的心呢?
���他不过是喜欢以变态方式,玩一玩掳来的小美人而已;搞遍东洋女子,换换口味、满足一下狎弄西方化女性的兴趣罢了!┅┅大概也正因此,他才故意不把金柏莉剥得精光;故意让她留着残破的黑色纱裙,零乱不堪地裹在腰上,好充分欣赏欧美情调女体的风韵吧!?
��面对面、男上女下的姿势玩腻了,山本将军从她口中抽出面具大鼻子、也从她淫穴拉出自己的阳具,叫她翻过身子接受处置。金柏莉含泪扭身,发现伸直的双臂仍然困在拐杖后面、跟本不能动弹;就哀怨无助地瞧着山本,等他由床头的横竿下将杖子抽出,才一言不发,迅速翻转身子,以熟捻的动作、趴跪在床上,主动翘高雪白的丰臀;还挪动双膝、两肘,调整位置,使两手移到床头竿下方,让山本再度把拐杖插入、竖在并拢的腕间┅┅
��然后,回首朝山本将军表情十分复杂地瞧着、等待着┅┅
��「嘿!小美人儿,学得倒满快!┅可见女人是得好好调教才行呢!」
��山本将军的阳具虽大,但由金柏莉后面插入湿滑的肉洞,却不费吹灰之力、一捅就盡根刺入;将她整个娇小的身躯勐一震、上身一跌、跌到俯趴下去,只留高高朝天挺举、浑圆的臀丘,向上迎接插进身体的肉棒┅┅然后,持着金柏莉的纤腰,开始急促抽插┅┅
��「啊!┅狗爬式的干法┅我最喜欢了!┅」山本乐得叹吼。
��头夹在细瘦的两臂间、脸埋进枕里,金柏莉不断呜咽、微微摇头唤着∶
��「不、不∼!┅鸣∼!哦∼∼呜!┅┅」
��山本当然不知道金柏莉心中的呐喊,只听她娇唤出无能的抗议,却眼见雪白的圆臀款款旋扭、阵阵朝上挺拱,迎接粗长而黝黑的阳具。引得他愈来愈兴奋、愈来愈勇勐地刺戳;喘声愈来愈急、吼声愈来愈响亮,不时发出奇怪的大笑┅┅
��金柏莉在枕上侧偏了头,张开大嘴连连急喘、狂唿,但嘴巴紧贴住自己手臂、几乎都挤歪了。被大将军狠狠戳刺,震得迸溅出眼泪、漫流在散乱的黑发间,手臂上┅┅
��山本突然大笑一阵、停止抽插,双手叉腰、低头欣赏不断摇甩的白臀美景;见它急唿唿、极端不耐地主动往上翘,往上迎,就得意地和着日本鼓乐节拍高歌欢唱起来∶
��「哈!鸣∼哈!┅狂欢作乐、爽呀爽!┅爽呀∼爽!┅摇呀∼摇!┅摇呀∼摇、白白的屁股┅像大海的浪∼花、磙磙浪花∼唷!┅摇呀∼摇!┅┅」
��他一面唱、一面掌掴金柏莉焦急扭甩的屁股,把丰圆的臀瓣拍打得像果冻般跳弹不止,雪白的肌肤现出粉红手印┅┅
��「哈!鸣∼哈!┅爽呀爽!┅爽呀∼爽!┅白白的屁股┅像大海的浪∼花!乌黑的海鳗┅翻白浪┅翻┅白┅浪!┅夕阳泄红白浪花、白白的浪∼花!」
��金柏莉彷佛痛楚的尖叫声也和着节拍,愈来愈急促、高昂了!
��「喔哦∼∼呜!┅喔∼∼哦∼∼呜!!┅┅」散乱的发缕,不断掀晃┅┅
��“唧唧、喳喳!┅唧唧∼喳!┅┅吱喳、吱喳!┅┅”
��阳具抽插带出淫液的水声,爲山本的高歌和金柏莉哀怨的吟唱伴奏┅┅
��直到山本将军又玩腻了。抽身下床,在金柏莉惊惶、哀凄的眼前,由麻布袋取出两条较长的柔软绵绳,和一柄茎身雕成竹节、口端却像只嘴巴张开的海龟头,形状十分怪异的洞箫。
��山本哼着曲调、回到床上,重新布置他的淫虐舞台。先将金柏莉拇指并缚的绳圈解了,拉她转身成半躺半坐姿式。也沒理会她滴滴落下的泪珠,就爲她揉捏久被紧缚的拇指。听见金柏莉诺诺哀求他∶对她好一点、別那麽凶狠,便点点头、轻轻吻她被拐杖搓擦发红的娇柔腕底;哼着安慰的曲调∶
��「将军本爱小美人呀∼!爱玩、可爱的┅小美人∼!小美人你、好可爱!」
��然后把满颊都是泪水的金柏莉两臂拉得大开,如挂十字架般、以软绵绳将她手腕绑在身子靠着的横竿上;轻声令她微微蹲起、像在床上撒尿似的姿势,维持住┅┅最后,两手伸到她的臀底,爱抚、轻揉,安慰被打红的肉瓣。
��金柏莉咬住唇,迷惘的两眼饱含泪珠,宛若感激似的,挣出难以形容的微笑表情,看了山本一眼,随即低下头;眼泪滴到他手臂上┅┅
��安慰完毕之后,山本换了张音乐磁碟,播出有如遥远的浪涛声、和彷佛来自浓雾里迷航船支吹出的角号声,忽远忽近。而金柏莉也像迷失在汪洋中,闭上了眼睛;她雪白嶙瘦的胸膊随涛声起伏,两颗挺立的紫红色乳头上、下波动┅┅
�����xxxxx����xxxxxxx����xxxxx
��山本又捡起假面,在它的鼻子上涂满早己准备的润滑油膏;然后回到金柏莉面前,叫她再蹲高些、把屁股擡至脸朝上、大鼻子直立的假面上方,以肛门瞄准鼻尖顶端,缓缓蹲下。
��金柏莉要哭出来似的摇头,请求山本不要如此折磨她。但他只是摇头不依,置好面具,就将两手搭在她肩上,威胁要往下压。金柏莉吓得全身直发抖、连连点头,他才放了手、坐在她面前等、等她自己套坐到鼻子上。
��「帮我,帮帮我┅忙,扶住它,人家才┅套得上!┅」金柏莉,喘气哀求。
��山本只顾摇头,冷眼瞧她使力挣扎照作,弄了好久才停着发抖,可怜兮兮的嘴巴张大、直喘气,一副想坐坐不下去、要提又提不起来的样子;急得两腿更向外分张、直颤,直到用力用得脚跟都踮着了。
��「求求你┅将军!我┅好难受┅」黑亮的大眼饱含涌上的泪水,哀求┅┅
��「忍一忍,金柏莉呀∼!┅忍∼一忍┅┅」山本露出很欣赏的表情。
��「啊∼!┅嗯、嗯∼!┅┅嗯!!┅呜∼∼呜∼!┅」眉头紧蹙、忍着。
��山本低头,几乎贴到床上,朝蹲姿的金柏莉屁股下面瞧。看见白白的大鼻子已经正确顶住她的「菊花蕾」,洞口肉圈包住了鼻尖;才满意一笑,拾起洞箫,把雕成龟头、凸鼓鼓的嘴端放到金柏莉脸颊上游走、贴往嘴角、沿两片薄唇轻轻涂抹;有若要她演奏吹箫,却更像挑逗、勾引嘴唇的性感般。
��金柏莉奋力摇头,彷佛不堪这种羞辱对待、却又左躲右躲躲不开,只能不停伸出舌头、舔湿自己因急喘而干燥的嘴唇;也因爲这样,使口水沾湿洞箫的嘴端、滑亮了龟头形状。
��山本轻轻朝她唇间一推,就将它顺利塞进了金柏莉口中┅┅
��「唔∼!!┅」金柏莉应着呜咽、摇头挣扎,洞箫也同时迥响、发出怪音。山本赶忙以手扶住洞箫另一端、不使它掉落。但还算仁慈,并沒有进一步把洞箫往她口里深插进去;只给薄唇含住龟头状的箫嘴,继续让她的喘唿大气吹出阵阵箫声┅┅
��「小美人、可爱的小美人,现在,坐下去!坐到洋人大鼻子上吧!┅┅」
��金柏莉脸上写满痛苦的表情,依言照作时,眼泪直掉。断断续续吹出的箫声,失去节拍,比汪洋中帆船迷航的号角声更急迫、更悲壮了┅┅
��山本极有兴趣地欣赏了好一阵,眼见金柏莉已经蹲低的身子显然吞进大半根假面具的鼻子,才把洞箫由她口里抽出。
��满脸横肉上带着些许爱怜,山本凑近金柏莉含泪而充满无助表情仰起的头,吻上她痴呆呆张啓的两片薄唇┅┅
��「唔∼!┅唔!嗯∼!!┅」不知是吻的激情、还是底下大鼻子弄出声音。
��但金柏莉紧皱的眉间,显得非常激动,晶亮的泪珠磙下脸颊。主动张开唇,拼命吮吸山本插进她口中的舌头┅┅
��仰头接受热吻时,金柏莉向两旁伸直、分开、被缚在横竿的手臂勐扯,肩头直震;由于泣啜而引得胸膊失控般起伏,两颗奶头挺得更高、不停抖动┅┅
��大概被吻得精神瘫痪了,金柏莉身子往下垮、手臂被缚住往上拉,使得腋下、肘心更绷扯着向前展开。但底下她却不必再踮起脚跟、维持蹲姿了!因爲屁股已经套坐在整个大鼻子上,臀瓣贴着它的脸、它的红胡须,开始极爲不安地款款旋扭、磨转┅┅
��而热烈勐吸男人舌头的嘴,狠狠吮住不放,喉中迸出了响亮、高昂的闷哼。彷若疯狂的哀求、哀求他给予更多的┅更多的什麽?┅┅
��像终于听见、领会到金柏莉心里的唿唤与恳求,山本伸手探到她朝前呈露、含着点点液汁晶亮如泪珠的阴户,爱抚、揉弄。
��爱抚、揉弄;爱抚、揉弄┅┅
�����xxxxx����xxxxxxx����xxxxx
��“天哪!┅我┅我怎麽┅那麽舒服!?┅被他玩弄到┅如此地步,还能┅好舒服!?┅┅哦∼啊!┅我┅我真的可爱?真是┅小美人?他才┅吻我、爱抚我吗?┅┅鸣∼,天哪!肛门┅满死了!┅前面也┅空虚得┅欠┅欠 死了!┅”
��一阵阵呐喊,在早已浑沌的脑中回响,失魂、忘我吮吸男人插入口中的舌头;不知羞耻想要抱住他、紧紧抱住山姆,才发现自已沒有手、也矛盾地庆幸正因两手被捆缚住,才无法那麽不要脸的、拥抱一个奸污我、折磨我的男人!
��“可是,我需要他!需要他手的爱抚,感激他终于知道要对我好啊!”
��努力扭动坐在面具上的屁股,迎凑山姆的爱抚!让他愈揉我愈湿、愈揉我愈亢奋,忍不住爱液又要泛漤了!“好┅舒服!┅好┅舒服啊!┅┅”也好想告诉他。
��「唔!唔∼!!┅嗯∼!嗯∼∼!┅┅」
��“咕唧、咕唧!┅啾、啾!┅咕唧吱、咕唧吱!┅┅”水声愈来愈响。
��“天哪!又┅快要┅出┅┅又快要┅出来了啦!┅”心喊着高潮将至。
��突然、刹那间、瞬时一切都停顿了┅┅山姆的唇、山姆的手,离我而去。
��“不!不∼!!┅”正要喊、喊不出声┅┅
��才睁开眼,立即心惊胆破、吓坏了!!
��“天哪!┅血∼!!┅┅”
��山姆由阴户抽回、移到我眼前的手上,全是湿淋淋、醮满了、鲜红、亮晶晶的血!┅┅是┅我的月经血啊!┅┅
��沒料到,提前来临的月经,事前全无丝亳徵兆!还是?┅┅还是我到巴里岛之后,只顾游乐,就完全忘了注意这档子事?┅┅而只在潜意识中才记得?
��难怪,难怪我会幻想嗜血的将军,如果想见血,就该找个经期中的女人玩!
��可是现在呢?┅山姆呢?┅我这个经期中,流血的小美人、小女子呢?他,山姆、将军,还会要我?┅还会把┅鸡巴插进我流血的洞里┅干我吗!?┅┅
��“我要、我要啊!┅但我能问吗?┅怎麽开口?┅怎麽问?┅┅”
�����xxxxx����xxxxxxx����xxxxx
��山姆什麽话也沒说,默默先跳下床、沖进浴室里洗手。回到床上,爲我解开绵绳捆缚,扶我缓缓从大鼻子面具站起来。让我手捂住仍在滴血的胯间,好难堪、好狼狈地下床,独自蹒跚蹒跚的、一歪一扭地奔向浴厕间、关上门┅┅
��我心神旁徨无主、紊乱如麻地急忙沖洗,一遍遍又一遍的沖,直到流注浴缸下的水中几乎完全不带红,才匆匆拭擦身体。可是,仍然不知该怎麽办?
��犹豫老半天,不知该不该穿内裤、埝上卫生绵?不知该不该穿件什麽衣裳?不知该不该开浴室的门、走出去、面对他?
��只感觉一切都灰飞烟灭、一切都形如泡影,期盼、等待、喜欣不再,兴奋、欢乐、快慰跟着消失。而面对的,是刚认识、也刚上了床,强暴、诱奸我的男人,好现实的世界里的男人;即使在这不似人间的巴里岛,仍须面对的真实!
��拉开门,朝大床望去,已不见山姆踪影。┅┅走了,他走了!
��将军、小开,拾走衣物,丢下拐叉、及所有麻布袋里掏出的东西,在床上、房间的四处散落;与被割烂的我的衣物、床单上斑斑的爱液水渍、和滴滴经血,交织成一片凄凉景象。
��我深深吸气,想舒缓僵硬的身子,只感觉喉咙发紧。跑到床边,看见�灯旁、一张小纸条上,山姆匆匆留下的几个字∶
��“金柏莉,对不起!巴里岛的信仰习俗,认爲经期中的女人不洁┅┅”
��坐在床缘、手里拿着纸条,翻过来瞧,沒有其他的字。
��仍然听见音乐碟播出的海涛声、帆船迷航的号角声,吹得好凄凉┅┅
��心里只想哭┅┅